台灣廚具2017 人物專訪

回首向來蕭瑟處 也無風雨也無晴

專訪中華民國廚具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創會理事長蔡長山先生

台灣廚具2017人物專訪-蔡長山
文字整理/葉曉珍

因傳承創刊「台灣廚具」

「以一個廚具人創辦一份刊物,是我一生最大的成就」。全聯會創會會長蔡長山開門見山的說了這句話。眼前這位從事廚具業近四十五年的廚具人,在業界有過許多開創性的頭銜,在全國聯合會尚未成立前,他是「台灣廚具文化發展促進會」的第一任會長,而「台灣廚具」也在促進會成立後創刊了,蔡長山也是創刊號的總編輯;當時創刊的幾位原始構想者都不屬於文化界,要辦好一份刊物,對這幾位廚具人來說確實是很吃重的工作,但一股對自身所從事行業的強烈使命感,在那承先啟後的關鍵時刻,幾位前輩同業唯有硬著頭皮,義無反顧,勇往直前,以不負眾多業者之所望。

不妥協的個性做出創舉

蔡長山從小便有一些跟人不太一樣的想法,而且自以為是,妥協性低,對於在陌生環境中與陌生人交往,每每不能坦然投入。應該說他並不是一個「合群」的人。

他的個性剛烈,不容易妥協,常讓自己時受爭議,評價兩極,尤以未入社會前為甚,在當兵時,他的單位辦公室因為他的加入而破天荒的起了空前的變化,辦公室的同袍居然因為喜歡蔡長山與不喜歡蔡長山的人分裂成了兩派,喜歡的成為他的死黨,約佔三分之二,討厭他的和老死不相往來的約佔三分之一,原本表面和諧的同袍關係從此一分為二,直到退伍了好幾年,重回舊單位時,狀況依然沒有改善。當他要退伍時三分之一理都不理,另三分之二卻以異乎尋常的熱情歡送蔡長山。退伍離營那天,鞭炮由寢室擺到要載他離開的吉普車旁約五十公尺長,那段路蔡長山走了約十五分鐘,死黨掌聲和鞭炮聲,以及一個個的擁抱,讓他熱淚盈眶,那是他這一生中最風光的場面。

格蘭登廚具 現代極簡系列 新竹作品 主圖

進入社會,由極不適應中急速調整自已,剛烈的個性居然選擇從商,所受的苦頭可以想見。至於會成為社團的負責人則純屬意外,1994年大台北區同業為協調導正工地市場競爭慘烈呈惡質化發展的文化,成立了「台灣北區歐化廚具廠商聯誼會」,由蔡長山草擬了章程,在協調會長人選時,因為當年他已由工地為目標市場轉向經營連鎖門市零星市場,卻具工地市場經驗,而被推舉為首任會長。其實那時幾位資深大老因為還在爭奪工地這塊大餅,不便接任,才會落在他身上,那時大家也都認為這個會如果以協調價格為宗旨,這幾乎是注定無法成事的,沒有人看好它。

蔡長山當時想沒有人看好它,若沒做好,大概不會太被責怪,再說一年一任很快過去,於是答應接任。這便是他領導廚具社團的開始,當年他己是台北市廚具公會的資深理事,又加入扶輪社多年,對於社團的運作自不陌生。蔡長山繼而再想,大家既然對於價格的協商皆不寄以希望,自己應悄悄地轉移創會宗旨至資訊交換、心得共享這方面,將之定位為成長性團體。那時「科隆展」「米蘭展」在業界已有多年看展經驗,交換心得成為例會中的重頭戲,會員們可能也因略有興趣,而使參與踴躍,一年任滿,本來己不可連任,想不到大伙卻修改章程,要他再連任一年。第二年討論的話題越來越廣泛、越深入,以致有人倡議辦刊物,記錄廚具業的發展歷史與文化。於是「台灣廚具」由此釀醞而至誕生。

「台灣廚具」的誕生,在當年凝聚了全國業者的關注,它的發行單位在1996年刊物出版前先被組織了起來,名為「台灣廚具文化發展促進會」,他又因緣際會的被選為首任理事長,負責刊物的編輯出版事宜。

格蘭登廚具 古典實木系列 柚木 新竹作品 主圖

1998年,在將「台灣廚具」發行了二期之後,蔡長山卸下了促進會理事長職務,並於翌年擔任曾付出最多、耕耘最久、寄以最大厚望的「台北市廚具商業同業公會」第九任理事長,這個職務蔡長山準備許久,業務嫻熟,加上只在台北市,幹來可謂得心應手。但不太妥協的個性也讓他做出一件不太尋常的事,三年來,他把現任的理事名額由原來的十五名,裁撤至十名,差一點要補選。在最後一次大會卻反而修改章程將理事名額由十五名增加至上限的廿七名以擴大參與。

2002年,卸任台北市公會理事長,過了近二年的清閒日子,2004年「全國聯合會」的成立,在這麼多年的歷練之後,對於廚具業社團的運作與功能,蔡長山有了更深入的想法與期望,他一反前例,積極爭取,雖遇阻礙終有驚無險地當選,對於他爭取到的這個位置,深知這即將是他這一生最後一次機會了,於是蔡長山大刀闊斧的,義無反顧的做他認為該做的。可惜他同時也疏忽了某些人對他的期待,因此他要在這裏說抱歉。特別是多年以來支持他不遺餘力的陳福生先生,因為時間和資源皆有限,本身有病在身又有事業在經營,只能量力選擇自認為比較重要的,別人或許比較不擅長的先起個頭,不能面面俱到讓大家滿意,這便是他的遺憾了。

蔡長山自認經營事業並不算成功,某次和一群友人唱歌,唱到「回鄉的我」其中一句:「我己經成功倒返來」,身旁好友李淳世突然問他:「你己經成功了嗎?」他一時語塞,事後一直心驚,他真的不確定,這一生是否成功?如果他不算成功,他自以為是的對同行所做的一切,是有意義的嗎?會給同行帶來幫助嗎?一切都己來不及了,人生無法假設,不能重來。大家滿意也好,不滿意也好,可否請大家試著相信,一個花甲老翁的確想要為他所從事一生的行業做點事。

「任重道遠」以此自勉

1996年,蔡長山當選了「台灣廚具文化發展促進會」的第一任理事長時,他的理監事同仁要贈送他一塊匾額,匾額上的四個大字要他自己挑選;蔡長山那時回想在南北奔走籌組促進會時,面對很多同業不同的期許和鼓勵,心知當選是重大責任的開始,思索再三後選了「任重道遠」四個字刻在匾額上。

2004年,他又當選「中華民國廚具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的首任理事長,理監事同仁又要贈送他匾額,四個刻字又要他自己挑,鑑於由促進會籌組當初的宗旨無非為「台灣廚具」找出版單位,加上為全國業者聯誼,架設一個平台。而「全國聯合會」的成立,卻可以結合全國產、官、學界的所有資源,為廚具業的今天和明天,形塑一個較好的環境和出路,想到要做的事多且重;於是他又選了「任重道遠」為匾額上那四個字。蔡長山體認到這將會是一條漫長卻可能又是孤獨的道路。

就任後五天,蔡長山坐在「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資助企業E化和網路架設審查委員面前,這些委員都是台大、政大、清大商學院的教授,他向委員們闡釋廚具業為什麼要E化,為什麼有必要架設網站,並且可能做到線上交易,在網路上銷售廚具,委員們經過了一個多禮拜的斟酌,決定撥給全聯會一百五十萬,為全國100家業者建置網站,並設有交易平台,為廚具在線上交易踏出比較艱難的第一步。

格蘭登台北門市案例 2012 鄉村風 自然採光

蔡長山說在他一生中會用盡心力去挑戰不熟悉的領域,一直會用今天的我去突破昨天以前的自己。「全國聯合會」的成立,既然距離「促進會」時期已經那麼多年,他當然要求自己有一個全新的思維,一個全新的作為。廚具業的第一代努力了三、四十年之後,如今已經有許多第二代接手經營或正等待接班再走三、四十年;那麼如何去營造一個未來的良好經營環境,成為上一代在交班之前應細加思索的課題。而且台灣地處海島,必須拓展海外市場;在IT產業之前,台灣便是靠傳統的中小企業在全世界各地開疆闢土,而開創了台灣的經濟奇蹟。廚具業可以走出國門,走進國際市場嗎?答案是肯定的,只是我們要具備「創新」的能力,於是政府和學術界註定要成為我們尋求支援的最佳對象。

大家都知道要「創新」,以前大家學習德國、義大利,我們要在國外市場與上述二個國家競爭,一定要有我們的特色,而這個特色的產出便是「創新」的結果。中研院林毓生教授曾經說過:「創造力的源頭來自於不能明說的,從文化與教育的背景中潛移默化而得的支援意識」。創新必須具備充份足夠的創造力,而創造力不能沒有文化與教育的支援。

格蘭登廚具 古典實木系列 栓木 新竹作品 德國Blanco獨立式水槽

蔡長山說:「二十年前為了我們的行業辦了刊物,這當然是文化活動,『文化』在我們的生活中無處不在,也常在我們的交談中出現,但我們要如何傳神來定義『文化』這兩個字呢?不管說:「文化是一群人的生活共同經驗」或者說:「文化是生活的方式透過生活的細節所展現出來的特質。」這兩種說法皆是世俗的,我們自己檢視我們自己,或是由業外的普羅大眾用世俗的眼光看我們。而其實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超然的文化工作者,學識研究者對於我們這個行業的關心和論述。也就是除了「內部文化」以自我約束或砥勵外,我們還需要「外部文化」的鞭策和指引,甚至為我們仗義代言。大陸作家余秋雨先生曾研究過山西商人曾經在清朝康熙年間商業版圖幾乎縱橫半個中國以上,卻由於缺乏內部、外部文化力量的支撐,同行間由於惡性的競爭加上兵災、天災的摧殘,終讓一切輝煌化成灰燼,現在的山西已成為中國最貧窮的省份之一,文化之重要可見一斑。

目前台灣的教育政策與制度,表象是高等教育普及了,大學畢業生比沒上大學的要多,但經深入調查卻發現學歷提高了,專業或人文素養卻下降了。於是進入職場的學子普遍發生能力不足或社會化速度太慢,「在職教育」成為不得不做的重要大事。但廚具業普遍企業規模都不夠健全,「公會」義不容辭的要擔負起這個「重責大任」,而當今的政府也已體認到「高科技產業」不但趨向微利,而且也即將「傳統化」,所以對於既有的民生傳統產業給予一定程度的重視。由勞委會支助「公會」辦理在職訓練,也要求各大學相關系所盡力合作,務使台灣的勞動力成為台灣產業的強項,提升台灣產業的國際競爭力。

格蘭登廚具 現代極簡系列 玻璃烤漆 新竹作品 主圖

根據歷史的證據顯示,文明的走向是由少數人決定的,也等於說文化的形成,不論好或壞也是由少數人形成的。歐洲在文藝復興之前,佛羅倫斯的貴族「梅迪奇」家族,對於當時的藝術家「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推崇禮遇備至,由於「梅迪奇」家族當年頗受佛羅倫斯市民之愛戴,市民因為愛烏及屋也就十分尊敬二位藝術家,沒想到如此風起雲湧而引發了影響人類生活幾百年的文藝復興運動。(引自余秋雨「借我一生」)先賢曾國藩也說:「風俗之厚薄,繫乎一、二人心之所嚮。」蔡長山在北科大的課堂上曾勉勵上課的同學,辦教育訓練的目的,便是訓練其中的學員能有朝一日成為廚具業的「一、二人」,則廚具業有望矣!

「台灣廚具」1997年在蔡長山手裡創刊,他感謝繼任者能努力將它繼續出刊,讓他在2006年再度接手。蔡長山說:「很幸運我們選擇了一個『美』的行業,使得我們可以把我們的刊物除了辦得很有可看性外,還能呈現美麗的版面令人愉悅。」

格蘭登廚具 現代極簡系列 新竹作品 主圖

在廚具業立足近四十五年,不管別人的目光對他是讚賞是批評,他早已卸下光環做回平凡的自己,對於現在廚具產業的許多紛紛擾擾,他不便置評,只予以勉勵,讓想做事的人有一方足以揮灑的舞台。在台灣廚具發展五十多年的歷史裡,蔡長山的確留下了許多無法被人取代的事蹟,這卻是毋庸置疑的。
台灣廚具2017人物專訪 P82~85
台灣廚具2017人物專訪 P82-83
台灣廚具2017人物專訪 P84-85